网易彩票

无标题文档

网易彩票

 
梦醒之后的哀伤
时间:2019-09-27 09:12:50 来源:第五工程公司 作者:张宝春

——读《长恨歌》有感
  “再有两三个钟点,鸽群就要起飞了。鸽子从他们的巢里弹射上天空时,在她的窗帘上掠过矫健的身影,对面盆里的夹竹桃开花了,花草的又一季枯荣拉开了帷幕。”这是王琦瑶的死,带着哀伤的诗意。
  《长恨歌》写出了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一位上海小姐的风风雨雨,四十年的生活中,有不尽的渴望、等待、理想破灭、折磨、迷茫、平复心情……从提着花书包上学到“沪上淑媛”、“三小姐”、李主任的“金丝雀”,再到弄堂里的注射师,王琦瑶的每一段生命里总有男人出现,虽形色各异,秉性不同,但都被这位水一般的女子打动。所以王琦瑶的生活看似平静如水,实则内心波涛汹涌。
  《长恨歌》的作者王安忆是极善于写上海风尘中的女人的,言语间有一股张爱玲的味道,平淡中体现着不平凡,细腻而沉痛,《长恨歌》实际上就是一段上海历史的演绎,编织了一代人的悲剧。
  王琦瑶的人生无疑是一场盛宴,从幕后精心准备到华丽出场再到落幕后归于平淡的落寞与孤寂。王琦瑶是上海这座城市的代言人,她过的不是自己的生活,而是王安忆为她安排的一场闹剧,而整个上海就是她的母亲。那些弄堂、流言、闺阁、鸽子便是她的童年与少女时代。上海是一个摩登城市,这里引领着时尚,变化迅速,每个人都努力装扮着自己,追赶着潮流。这种追求与雅致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也是极富表现力的,日常生活中就有无数次的舞会,而往往舞会的热闹褪尽后,他们又不得不回到自己阴暗的的小世界、继续沉默寡言,独自听着唱片,等着下一场盛宴。
  王琦瑶到底情归何处,她到底有没有真正爱过哪个男性?在她浮华的一生我看不出来,我只看到了她一生的迷茫。若说对她好的男人,莫过于程先生了,但王琦瑶的心却不属于他,赫赫有名、红极一时的“三小姐”是不会就此甘于平静的,而程先生只是某个时期的文艺青年,这种青年每个时期都会产生许许多多,是经不起时光沉淀的,所以注定了只能是蓝颜。当时针一圈圈走过时,王琦瑶是要用钱不断来装扮自己的,而程先生最终会归于那种中规中矩的养家好男人堆里。王琦瑶要对得起自己漂亮的脸蛋,所以当李主任出现时,她义无反顾的成了他的“金丝雀”,而李主任的爱里包含了太多的等待,最后只剩下一场回忆与那一盒金条。而就是最初她认为最靠得住的东西却害了她,当她意识到那些金条不及一个拥抱,买不来比自己小40岁的老克腊的几年陪伴时,她已经没有机会了。祸起萧墙,碧落黄泉,无声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  王琦瑶的一生是热闹的,同时又是寂寞的。她的学生时代有吴佩珍、蒋丽莉,但她又与她们不同,她的骨子里就有一种别致的淡雅,凡事都往里收三分,在年轻时显得老成。但繁华落尽后的王琦瑶却又慢走了几步,引来了阿二、康明逊、萨沙、老克腊,给她平淡的生活中再添波澜。如同她最喜爱的那件粉色旗袍一般,虽一直粉嫩,但难免起了褶皱,失了当年的姿色。
  康明逊带给了王琦瑶微微,程先生陪她生了微微,小林从她身边带走了微微。微微虽是王琦瑶亲生的,但却不似母亲,她才是邻家女孩的形象,调皮中带着个性与倔强,知足常乐。这样的女孩才是世俗所需要的女孩,不似朋友张永红那般,又成了王琦瑶的翻版,追求时尚,以貌为资,頻换男友,最后也误将社会渣子当做依靠终身的人,落的几分悲愁。
  是时代辜负了王琦瑶,还是上海负了王琦瑶,又或者是她的容颜负了自己?
  王琦瑶经历了民国时期、新中国成立、文化大革命、改革开放,而这每一段时期里我都没有看出哪个负了王琦瑶,反倒觉得负了程先生。我一直在想,假若王琦瑶没有遇到李主任,没有那盒金条,她会嫁给程先生吗?或许她嫁给程先生,给他一个活下去的支撑,他就不会那么早自杀。若说上海负了王琦瑶,我也没觉得。上海极富包容性,她没有给王琦瑶压力,没逼她做太多的选择,即使是未婚生女,这个城市也原谅了她,还赐给她严师母相伴,赐给她嫁祸萨沙的可能性。归根到底,是她那风尘中的美负了她,王琦瑶用青春和容貌换来了李主任几年,换来了“三小姐”的头衔。但水满则溢,她的大部分生命还是在溢出上层社会之后的弄堂中度过的,大起大落,难免伤了心境,而王琦瑶也是在这样一场场胭脂粉场中老去的。
  上海的十里洋场造就了一个个王琦瑶的一场场梦,繁华落幕,难免忧伤……
无标题文档

网易彩票

版权所有:网易彩票平台 备案号:陇ICP备11000177号 地 址:天水市秦州区建设路161号   联系电话:0938-8272798